新闻中心 Case每一个设计作品都举世无双

当前位置:中天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

google重返中国,到底有那些目的

日期:2018-08-08 / 人气:

近日,谷歌返华话题低潮迭起,8月6日下午,人民日报也在Twitter上宣布推文称:欢送Google重返中国大陆,但必需恪守中国法律。在欢送的同时人民日报也作出慎重的正告,要求“中国一切的本国互联网公司都应该恪守中国的互联网管理”。

不只如此,作爲中国搜索老大的百度,其CEO李彦宏也地下表达了对谷歌回归的欢送,表示中国的科技公司明天有足够的才能和决心,在与国际企业的良性竞争中变得更强,共享全球化红利。李彦宏说,“假如Google决议回到中国,我们十分有决心再PK一次,再赢一次”,展示出中国企业的弱小和决心。

现在,2010年谷歌加入中国市场时,就因不愿恪守中国的法律法规而加入中国市场,人民日报此番表态可谓意有所指。现实上,无论是从中国用户、中国市场还是从政府监管部门来说,如今曾经丢弃“Don't be evil”座右铭的谷歌,早曾经不是现在人们印象中的谷歌。阅历了8年的变化,面对隐私泄露丑闻、避税门、与军方协作结合打击中国等等丑闻加身背景下的谷歌,一切人都该重新审视谷歌多次放出返华烟雾弹的真实目的。而且,面对早已翻天覆地的中国市场,即使无机会踏入国门,也不具有与外乡化互联网企业一争高低的实力。

谷歌全球AI First战略在中国布局需求

AI产业开展离不开数据、人才和市场,中国在这三个方面都曾经显现出劣势,以“AI First”爲战略的谷歌,必需在中国大陆有本质性的存在,否则就是在把中国市场拱手让出。2017年12月,谷歌宣布在北京成立中国AI中心,李飞飞和她已经的先生李佳将成爲伙伴,共同指导这个研讨中心,李飞飞表示,“与中国的顶尖AI人才的协作,将成爲谷歌AI中心临时开展的第一步。”

谷歌曲线进军中国,战略投资需求

由于中心的搜索效劳加入中国际地,谷歌的多项业务在中国际地市场受阻,谷歌想经过战略投资,重新敲开中国际地市场的大门。在过来三年里,谷歌母公司Alphabet在中国投资了五家公司。经过战略投资,谷歌不只可以参与这些具有高生长性的中国概念科技公司的海内战略,在输入效劳、共享资源的同时,也能更好地协助谷歌了解中国际地市场的多样性和复杂性,爲其以更灵敏的方式重返中国际地市场铺桥搭路。

谷歌是目前世界范围内最活泼的企业投资者,地下数据显示,2017年,谷歌母公司Alphabet共投资103个项目,超越了投资大户腾讯、软银和英特尔,排名第一。Alphabet旗下共有四支投资主体,除了谷歌外,还包括Google Ventures、CapitalG与GradientVentures,相比这三支以财务投资爲主的基金,谷歌更多的是停止有业务整合才能的项目投资。

欧盟罚单+财报支出单一形成财务压力增大,转战中国市场需求

前不久,欧盟监管机构对Alphabet旗下谷歌部门处以创纪录的43.4亿欧元(约合50亿美元)反垄断罚款;2018财年第二季度的财报显示,由于净利润中计入了欧盟对该公司处以的43.4亿欧元(约合50.7亿美元)罚款,因而Alphabet第二季度净利润比同期下降9%,到达31.95亿美元。
另外,财报显示谷歌支出来源过于依赖文本搜索广告,这也是目前谷歌面临的最大成绩。由于其支出来源过于单一,严重依赖文本搜索广告业务,形成宏大的财务压力,迫使谷歌转战中国市场。

国际负面舆情转移需求

2018年3月,谷歌和五角大楼协作的音讯,从谷歌外部的交流平台泄露,招致谷歌外部3000多名员工联名上书,抵抗谷歌与五角大楼的协作。包括Bengio等上百名学者、迷信家二次上书,数十名员工因而离任。谷歌员工激烈要求谷歌加入Maven项目,并且起草政策声明谷歌永远不会开发和平技术。

面对这种状况,谷歌修正了行爲原则,删除了“不作恶”准绳。但最终不堪言论重负,谷歌不得不决议于2019年前进出饱受争议的军事项Project Maven。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个项目中还讨论了如何将技术使用在战场上,谷歌副总裁米罗·麦丁(Milo Medin)把话题转移到在军事演习中运用人工智能上,谷歌前CEO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也提出,在将来20年要应用这种技术来制定与中国对峙的战略。

除此之外,谷歌还因合法搜集用户隐私原告上法庭并索赔42.9亿美元,同时因被爆出对那些软件开发商大开绿灯,简直不加管束,这些开发公司的仪器或许员工可以阅读用户的电子邮件再次深陷言论丑闻。

寻求新的避税阵地

往年年终,荷兰商会(Dutch Chamber of Commerce)发布在网上的公司文件中披露,2016年,谷歌避了37亿美元的税,办法是将159亿欧元(约192亿美元)的支出在爱尔兰、荷兰和百慕大之间转移,谷歌经过这种方式转移的支出比2015年添加了7%。

据报道,谷歌次要应用两种方式躲避大局部国际收益所发生的税务,一种称爲“双爱尔兰(Double Irish)”,一种称爲“荷兰三明治(Dutch Sandwich)”。这两种避税途径非常复杂,常常结合运用,整个流程经过两家爱尔兰公司和一家荷兰公司完成。随后,爱尔兰政府修正了税制,堵上了“双爱尔兰”破绽。但是之前曾经树立了复杂企业架构的企业,在2020年之前依然可以应用破绽逃避税负。

面对“避税大户”谷歌,欧盟也开出了罚单,并方案一项税收变革以遏制跨国科技公司应用目前税收政策不完善而停止避税的行爲。面对这种状况,谷歌很有能够应用丰厚的避税经历,来中国借助壳公司开拓新的避税阵地。这关于中国市场和政府来说都将带来莫大损伤。

由此可见,开拓中国市场以挽回颓败趋向、爲资本市场讲西方故事同时解脱国际负面抽象、借助中国市场和企业寻求新的庇佑是谷歌来华的基本目的,可以说是丑闻缠身后谷歌的自我救赎的一种方式。

但是,目前中美贸易环境和情势复杂,拥有美国军方和政治背景的谷歌就像一颗深水炸弹,此时返华是福是祸尚不可知。作爲一个美国企业,又曾因在全球搜集和泄露用户信息被各球用户抵抗,假如来华,对中国用户、市场和政府税收都带来不可估量的潜在损伤。

即便人民日报和中国企业对谷歌返华展示出了开放容纳和决心进取的姿势,但仍不能无视这些更深层处的成绩,毕竟谷歌是出身于资本市场的美国公司,面前靠的是美国整个大资本市场,凡事还以“利”字当头。所以,怀揣不良动机的谷歌,回不来也打不赢中国互联网企业。

编辑:重庆中天学院